白月行

日常无脑脑洞

看了今天的小日常心理变态了,脑洞很虐,切勿当真,勿上升。


“哎,快看!有小狗!”木子洋一进休息室,就看见了趴在椅子上懒洋洋头发乱糟糟的小狗。“老岳,老岳!小弟!快来看看呀,有小狗!”木子洋偷偷接近小狗,手已经呼噜上了,还不忘朝几个哥哥弟弟献宝。

也不怪他这么激动,坤音里没一个不喜欢小动物的,毕竟他们四个就是小猫小鹅小兔子小哈士奇,见了乖乖的小狗哪儿能不喜欢呢?

几个小男孩围着小狗咋咋呼呼了一阵,拍摄的空档都忍不住往小狗旁边蹭。

“这个样子真成小辉了”木子洋接了岳明辉的橡皮筋给小京巴扎了个小啾啾,一边喊大家来看,一边掏出手机来拍照。

卜凡结束了拍摄,一进房间就看见被绑着耳朵可怜巴巴的小狗,倒也真像绑着小啾啾的白金岳明辉。“咋把人耳朵给绑上了,小狗不得疼啊?”

卜凡赶紧上前把橡皮筋解了,握着岳明辉的手又把橡皮筋顺到他的手上,卜凡的手很大,热乎乎的,握着他的拳头刚刚好。

岳明辉心好像也被柔柔的握了一下,他怔怔的看着卜凡抱住小狗在怀里安抚着,略带责怪的看了他一眼,温柔的眼神留给了小京巴。

他张了张嘴,无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木子洋看着他呆呆的样子,不咸不淡的解围“是我绑的,就扎了两圈,疼不着。”

卜凡忙着逗怀里的小狗,也不很在意,带着小京巴左看看右看看,吃午饭了也不撒手,倒真有带儿子的感觉。

“哎,我巨喜欢小孩你知道吗,”卜凡怀里抱着小狗,脸还往上蹭蹭“也喜欢小狗。”

对面的岳明辉饭含在嘴里,嚼了几十下都咽不下去,顺着喉咙一直疼到心脏,他用力吞了一口口水,若无其事的打着哈哈。

“以后我儿子就认你做干爹,你看怎么样?”卜凡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可乐,开始跟岳明辉攀关系。

“那肯定呀,我儿子也认你做干爹。”岳明辉心里不是滋味,“咱俩儿子……”

“哎哎哎,什么叫咱俩儿子?是我儿子!”卜凡在这件事上似乎过于激动了“咱俩儿子……听着太……恶心了!”

“是,是你儿子。”岳明辉看着他五官都挤在一起努力做出“恶心”的表情。

太刺眼了。

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,明明知道真的只是兄弟情罢了,卜凡的喜欢很单纯,喜欢小孩,喜欢小狗,也喜欢岳明辉,喜欢抱着他,牵着他,喜欢眼睛亮亮的看着他。

可是只是喜欢,不是爱。

岳明辉低下头掩饰眼神里的落寞,几口饭匆匆下肚,也不看卜凡,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跑了。

“老岳”两个字还没张开嘴,岳明辉已经跑得影子都看不见了。跑什么呢?卜凡盯着岳明辉剩了一半的饭盒,眉毛皱了皱,怎么也想不明白,最后索性不再想,抱着小京巴喝着小可乐,预备好好补个午觉。

一旁的木子洋挑挑拣拣的吃着自己的糖醋排骨,眼睛斜斜的看了一眼一旁傻乐的大个子,撇了撇嘴。

一块大木头。